首页

搜索 繁体

第236章 疼痛文学的炮灰1(1 / 2)

“好了,今天的课就到这里,同学们中秋节之后见,在家别只顾着玩,各科老师布置的作业也要赶紧做,你们都高二了,还有不到两年时间就高考了,一定要紧张起来知道吗?”

下课铃声响起,班主任老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,看着下面的学生提醒了一句,这才夹着书离开教室。

他一离开,原本安静的教室立刻就沸腾了起来,一个一个动作麻利地收拾着

“兮兮,放假了,你现在就坐车回家吗?要不要去我家玩一会儿?我妈还想感谢你呢,让我请你回家去吃饭。”

同桌方小雅一边迅速收拾东西一边询问道。

闻人奚的动作也没比她慢多少,将假期要用到的书还有作业全部塞进包里,又拎起桌子下面早就收拾好的包裹,摇摇头拒绝了,“不了,我要是回去迟了,爷爷肯定要担心的,下次再说吧,替我谢谢阿姨。”

“好吧,那我妈肯定要失望了。”

方小雅耸耸肩,不过却没有强求,她也知道好友家里情况,家里就一个爷爷等着呢,住的也比较偏僻,坐车到镇子上,然后再从镇子上回家,她要是迟了,家里的爷爷确实会担心出事。

收拾好了东西,方小雅就去推自行车了,而闻人奚则背着书包拎着换洗的衣服走出了校门。

校门口就有一个公交站牌,今天放假,那里已经站满了学生,各个大包小包的。

她要乘坐的并不是市内公交,而是往返城镇的乡村公交,而她要从校门口一直坐到终点站。

车子很快就来了,闻人奚跟着人流一起挤上了公交,直接找了个空的地方站住,将手里的包放了下来,一只手还扶着公交上的横杠稳住身体。

整个公交都因为学生的上来而拥挤得很,司机还在不停地喊着“往后走”,仿佛真的还可以往后走一样。

最终,车子似乎终于塞不下了,车门有些艰难兮关上,慢吞吞地往前驶去。

因为车子上人多,陆陆续续有人下车,所以车子行驶得很慢,等到了终点站,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,天也慢慢暗了下来。

和其他几个学生一起下了车,闻人奚抬头就看到坐在三轮车上的老头子,立刻迈着步伐走了过去,“爷爷!”

“诶!兮兮回来了啊,我就估摸着你差不多这个时间到,果然吧,我才到没一会儿你就到了。”老爷子呵呵一笑,将车子调转了个方向,示意闻人奚坐到三轮车后面的车斗里,祖孙两个先回家再说。

闻人奚将东西放到车上却没有坐上去,而是老爷子坐到了后面,“爷爷,还是我来骑吧,马上天黑了,你眼睛不好使,到时候看不清路。”

虽然这三轮车是电动的,可晚上老爷子视力确实不怎么好,还是闻人奚来骑稳妥点。

这电动三轮车是老爷子每天运菜的,上面难免沾了一些泥土和菜叶子,而且风里来雨里去,即使老爷子很珍惜,也还是有些破旧。

“诶!好,听我孙女的!”

【陛下,我心情有点复杂。】

闻人奚正骑着车拖着老爷子往家里赶呢,脑海中突然响起小废物666的声音。

【什么?】

【就是发现陛下突然变成了个学生,心情有点复杂而已,还有,陛下你骑着三轮车的样子真帅。】

闻人奚…】

这要不是嘲笑,闻人奚名字倒过来写。

不就是骑个三轮车。

虽然连着好几个世界都过得很好,也不缺钱花,但闻人奚又不是没过过这样的日子,比这更加辛苦的条件她都遇到过不止一次,这有什么好奇怪的。

回去的路上闻人奚也整理了一下原主的记忆,随后询问666原主的心愿是什么。

【原主只想好好学习,不想和姚清云还有李朝朝有什么牵扯,她想考上大学,让爷爷骄傲,带着爷爷过好日子。】

一听闻人奚询问原主的心愿,666原本说笑的态度立刻就收了起来,正经地回答,【当然,如果可以的话,让李朝朝和姚清云两个人的事情不要殃及到无辜的人。】

这心愿真的不难。

或者说,原主的要求很低。

闻人奚想到原主的经历,顿时就能明白对方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心愿,甚至没有报复仇人这一条。

原主闻人兮是父母唯一的孩子,而她爷爷也只有她爸一个孩子,她妈是个孤儿,两人读书时候认识,后来慢慢走到一起组成了一个家庭。

普普通通但是夫妻感情不错,又都是老实的人,两人在菜场买菜为生。

卖菜这工作听上去不怎么样,而且还辛苦,但只要肯干,收入可不差,赚的就是辛苦钱,两人结婚不久就生下了原主,一家四口小日子温馨又美满。

结果在原主三岁那年,两口子早上去批发市场拿菜的时候出了车祸,那时候天还没有亮,那年代也没什么监控,肇事司机直接跑了,等到天亮两口子被人发现,早就已经去世了。

对闻人家来说,那夫妻两个的离开让整个家都塌了。

老爷子一直是农民,也没正经工作,手上也没什么手艺,家里又没什么钱,悲痛过后为了将孙女养大,他就开始想办法赚钱。

现在也在卖菜,不过他就在家附近的镇子上卖菜,不像儿子儿媳当初在县城的菜市场租了个地方,这么一来赚得必然就少了,可离家近,周围都是乡亲,他也安心。

原主是个懂事的孩子,从小到大成绩优异,中考过后考上了县中学,并且因为成绩好,还是以免各种费用的条件进去的。

从小到大她都拿了不少奖学金,也让老爷子压力没那么大。

如果没有出事,以她在县中数一数二的成绩,将来绝对可以考上一个名牌大学。

但所有的一切被一个叫李朝朝的女孩毁掉了。

李朝朝是原主同班同学,年级第一和第二都在他们班级,原主和一个叫姚清云的男生两人包揽了第一第二,不过原主拿第一的时候更多。

两人家庭条件都不好,年级前三名有奖学金,第一比第二要多不少,只为了奖学金两人也你争我抢的,不过这都是公平竞争。

李朝朝喜欢姚清云。

高三一次重要的考试,李朝朝知道那次考试对姚清云来说非常重要,为了防止原主把姚清云压下去,李朝朝就找了人,想要让原主没办法参加考试。

原主被几个混混堵了。

他们想要打原主一顿,重点是原主的手,让原主没办法写字,自然就不能参加考试了,到时候第一自然就是姚清云的。

但原主反抗激烈,那几个混混失手砸了原主的脑袋。

原本有着美好未来的小姑娘直接变成了植物人。

闻人老爷子的天彻底塌了。

闻人家的家庭并不好,自然负担不了那么多医疗费,学校也捐了钱,但那不过是杯水车薪。

李朝朝没想到自己只是想要让原主不能考试,却将人变成了植物人,心中心虚,以同学的身份负担了原主的医疗费,对外只说是看在同学一场,知道她家里困难才帮助的。

除了已经变成植物人的原主和那几个动手的混混,没有人知道这件事背后居然还和李朝朝有关。

唯一的孙女兼亲人变成了植物人,闻人老爷子整个人都被压垮了,知道李朝朝好心负担原主的医疗费,直接就给李朝朝跪下了。

李朝朝心虚,只出钱,没有再来医院看原主,不过饶是如此,也让学校里的人对她这个不学好的叛逆少女印象大改,都觉得她是一个善良的学生。

而李朝朝似乎也因为这件事改变了不少,没有再继续叛逆下去,而是慢慢收敛了浑身的刺,开始学着当一个好学生。

可以说,原主的惨事让李朝朝幡然悔悟,痛改前非。

但这和原主有什么关系?

原主已经变成了永远不会醒来的植物人。

后来姚清云考上了京大,李朝朝也跟了过去,在首都读一个三流学校,继续追着姚清云,因为原主的事情加上后来李朝朝学好了,姚清云慢慢也对她有了好感,两人最终从校园走向婚纱,幸福地走到了一起。

这些事情都是闻人老爷子在原主耳边说的。

原主虽然变成了植物人,但是她却可以隐约听到外面的声音,老爷子感激李朝朝,经常会在病床前说着李朝朝的事情,言语之间经常替李朝朝祈祷,希望她能够过得好。

原主在床上躺了六年,闻人老爷子被查出来癌症晚期,命不久矣。

最终,老爷子摸着原主的脸颊,颤抖着手捂死了她。

“好孩子,兮兮,别怕啊……很快就结束了,咱们一家子齐齐整整的,别怕,不疼啊……”

老爷子的想法很简单,他死了,原主没有亲人,没有人会照顾她,只靠着李朝朝提供的医疗,依旧会有人疏忽她。

而且,放着这样的孙女活着,闻人老爷子死都不安心,他想着,与其让孙女这么一直孤独地在这里躺着,不知道哪天就会没人管了,不如带着她一起走。

即使心痛,老爷子也依旧狠狠心,在自己病死之前,先把原主送走了。

后来的事情原主不知道,但是闻人奚却看到了。

原主死后,老爷子是凶手被警察查了出来,网上也曝出了这一起杀孙案,整个报纸网络都在指责老爷子心狠,只是老爷子自己也命不久矣,警察也没办法。

在那不久,老爷子就结束了自己痛苦的一生。

姚清云和李朝朝两人,就是叛逆富家小姐和清贫学霸校草的爱情,只从他们的角度来看的话,确实温馨又甜蜜。

姚清云最初并不喜欢李朝朝,即使知道李朝朝喜欢自己,经常想要帮自己忙,姚清云也依旧对她不苟言笑,冷淡得很,对他来说,李朝朝还没有学习重要。

他要靠自己的本事让姚母过上好日子,可不想去花李朝朝的钱,而且李朝朝那时候对他来说就是一个不学好的女孩子,他怎么可能会喜欢?

一切的改观还要从原主出事开始。

可以说,原主出事完全成就了李朝朝,成为李朝朝人生的转折点。

对李朝朝来说,原主是叛逆青春犯下的一个错误,但她也做出了补偿,并且痛改前非,这一切也就揭过去了。

可对原主来说,被毁掉的是她的一生。

原本美好的人生因为李朝朝的胆大妄为而毁掉的。

而李朝朝毁了她,却还理所当然地接受着老爷子的感激,踩着她为自己打出名声,谁知道了不说她心地善良是个好姑娘?

她从小和爷爷相依为命,即使心中恨,对她来说最重要的也不是报仇,而是爷爷。

她并不恨爷爷杀了她。

因为她知道爷爷是没有办法,他只是放不下她一个人躺在病房中而已。

一旦老爷子死了,谁还会对她上心?李朝朝那时候婚姻美满,家庭幸福,又能继续负担她的医疗费多久?就算她负担了医疗费,没有人管着,医院又会如何对她?原主知道,就是因为这些,老爷子才会狠心送她走。

她只想和爷爷好好的,不要出事让爷爷一把年纪还要操心,提前带爷爷去检查,防止爷爷几年后癌症去世,让爷爷有个幸福的晚年。

…以及,不想再有人像她一眼,被李朝朝毁掉了。

这是个善良的好姑娘。

小小年纪就见多了人心的险恶,所以她要求真的不高,甚至有些卑微了。

【知道了,让她放心吧。】

脑中回忆着原主的记忆,闻人奚面对这样简单的心愿,直接就应了下来,随后又补充了一句,【让她放心,老爷子不会有事情的。】

老爷子查出来的时候已经是癌症晚期了,如果查出来比较早的话,治愈率非常高。

甚至老爷子得癌症,或许也和劳累过度有关。

他这一生太苦了。

青年丧妻,中年丧子,晚年又亲手送走了孙女,命运似乎一直在和这个老人开玩笑,只是这玩笑却不是普通人承受得起的。

电动三轮车很快就回到了村子。

闻人家所在的村子叫塘子村,属于河下镇,光是听着这些名字就能知道环境了。

旁边有一条引水渠,直接穿过了整个镇子,塘子村则在河下镇最北面。

此时天已经黑了,村子里有不少老人趁着吃完晚饭的功夫出来溜达消食,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聊天,看到三轮车过来,知道是闻人家爷孙两个回来了,立刻有人打招呼。

闻人奚也老老实实打招呼,然后才将车子直接骑到家中。

闻人家是三间瓦房,外面还有个不大不小的院子,三轮车平时就放到堂屋里,充电也方便。

“爷爷,晚上吃什么?我去做。”

“嗨不用了,我走的时候已经做好了,稀饭和馒头都在锅里热着,知道你今天回来,上午卖菜回来的时候我还专门从冷菜店给你买了点鸡爪,晚上就吃那个吧。”老爷子动了动有些僵了的四肢,麻利地从车上爬了下来。

原主喜欢啃鸡爪,老爷子知道,所以专门买的。

他自己平时在家就吃一些卖不完又蔫了的菜,偶尔才会买块豆腐,不过原主在家的时候通常都会买些好的给原主补补身体。

他也知道他让原主在学校注意营养别省钱,原主不会听,那就只能每次回来以后家里做了。

“哎,爷爷你先坐着,这会儿估计饭都凉掉了,我去热一下咱们再吃饭。”

闻人奚下车的时候老爷子就说了他刚到,但闻人奚其实心情,老爷子应该早就到了,就在公交终点站那边等着,怕原主心疼才没说实话而已。

这么长时间,饭肯定已经凉掉了。

现在都已经中秋了,外面的温度没之前高,还是别喝冷掉的稀饭比较好。

两人累了一天,吃完饭就洗洗睡了。

“兮兮啊,晚上别学得太迟,早点睡。”睡觉之前,老爷子还敲了敲房门,得到闻人奚的回应才放心去睡觉。

明天一早还要去镇子上卖菜,可得早些睡。

一大早就得到那边,可在那之前他还要去拿菜。

等到老爷子去休息了,闻人奚打开书包将原主的作业都拿了出来――三天假期,八张卷子,还有习题册。

想了想,闻人奚就先将数学卷子拿了出来,趴在书桌上写了起来。

有原主记忆,这些题目又简单得很,闻人奚当然不至于不会,况且闻人奚自己也是个学霸啊。

当初也是年年拿奖学金的,后来又学了各种东西,高二的卷子对她来说还真是没多少难度。

一直到完成三张卷子,闻人奚这才将笔放下来,伸手揉了揉酸痛的脖子到床上去。

嗯。

只是到床上去,并没有睡觉,而是盘腿坐在床上开始打坐。

还是这个习惯。

不管到哪个世界,她都习惯先将自己的武力值提升上来再说。

原主从小就跟着爷爷干活,身体也不错,别看上去好像瘦瘦小小的人,但力气真心不小,身体素质也不错。

就这么打坐过了一夜,第二天一早,刚听到村子里的公鸡打鸣没多久,闻人奚就睁开了眼睛。

她听到了旁边的开门声。

――老爷子起床了。

知道老爷子这时候起床得去批发市场拿货,闻人奚收拾了一下也打开房门走了出去。

刚洗漱完,手中还拿着一个馒头,就着咸菜正在吃早饭的老爷子看到闻人奚出来似乎还有些惊讶,“兮兮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?”

“爷爷,我跟你一起去拿货吧,今天我跟你一起去卖菜。”

闻人奚走过去,也拿了一个昨天晚上剩下来的馒头,一边拿了一双筷子夹咸菜,一边回答老爷子的问题。

“你一个学生跟我去干嘛,你现在最重要的是学习,而且在学校里可没时间睡个好觉,现在好不容易放假了早早起来干嘛,继续睡去吧,我自己去拿菜就行了,等你醒了去菜场找我。”

闻人老爷子心疼孙女学习辛苦了,现在好不容易假日有时间多睡一会儿,这么早爬起来干嘛?

他也没老到不能动啊。

至于说闻人奚要跟着一起去卖菜,老爷子倒是没拒绝什么。

孙女心疼他,想要帮忙,老爷子心里宽慰,而且原主从小到大就一直跟在他身边卖菜的。

当初儿子儿媳车祸去世,孙女才三岁,不能一个人放家里,老爷子就带着她一去去卖菜,早上出门的时候就放车上让她继续睡,等天亮了,睡醒了就坐在旁边的小板凳上看着他卖菜。

老老实实,也从来不乱跑。

因而孙女跟着一起去卖菜什么的,他还真不意外。

就是孙女大了以后可以自己在家了,老爷子就没有再带她去拿货。

太早了些。

凌晨四点就得起来,小孩子睡不好可是会长不高的。

等到后来原主年纪到了可以自己去镇子上,老爷子也就慢慢习惯她起来会自己去镇子上找他,然后帮着他收钱称重卖菜了。

所以对老爷子来说,跟着去卖菜可以,但是跟着去拿货不行。

学习费脑子,得好好休息,尤其昨天晚上还熬夜了。

别以为他不知道。

不过老爷子最终还是妥协了。

闻人奚强烈要求要跟着一起,他也没法子拒绝。

“我在车上放床小被子,你困的话直接在车子上睡,等到地方我叫你。”

走之前,老爷子还有些不放心地在三轮车上放了个夏天的小被子,随时准备让闻人奚靠着车子睡觉。

闻人奚…”

这可真是拳拳爱孙之心啊。

但她真的不是小孩子了,她不是,原主也不是,真的不用将她还当做几岁小朋友看待的。

“爷爷,天还没亮,还是我来骑车吧,你坐后面歇着去。”

成功将老爷子赶到后面车斗子里面去,闻人奚跨上三轮车就准备出发了。

车子行驶了一个小时才到批发市场,和老爷子熟悉的菜贩子看到闻人奚,脸上都带上了笑,“哟,这是你孙女啊?这次怎么跟你一起过来了?”

闻人老爷子笑眯了眼睛,笑呵呵地打招呼,“嗨,孩子心疼我,趁着放假,跟我一起拿货然后去卖菜的。”“好了,今天的课就到这里,同学们中秋节之后见,在家别只顾着玩,各科老师布置的作业也要赶紧做,你们都高二了,还有不到两年时间就高考了,一定要紧张起来知道吗?”

热门小说推荐

点击榜小说